用户登錄投稿

中國作家協會主管

2021,網絡大神怎麼立flag?
來源:京東集運 | 虞婧  2021年01月21日08:35

他們是網絡文學界大神級作者,寫出過《仙劍奇俠傳》《慶餘年》《扶搖》這樣膾炙人口的作品;他們也是普通人,和每個人一樣要面對社會的變動,承擔個體的責任。回望2020,有多少驚惶與痛心,就有多少温暖與力量。展望2021,他們再次出發,懷抱夢想,揚帆遠航。

血紅

●做好上海網絡作協本職工作

●寫好現實題材的小説

●感受山川靈氣

2021年,想做的事情其實蠻多的。

首先呢,自己本職的網絡文學創作是不能放鬆的,2020年6月新開的書,爭取在2021年底能夠寫完,然後再開一本。還有兩本現實題材的小説,要加緊採訪人物,收集素材,儘自己最大的力量寫好,相應的研討、出版等等,也要及時地完成。2021年要振奮一下,多看幾本經典著作,給腦袋充充電。

最後,如果外部條件允許的話,想去一些地方走走看看,如黃山、泰山、峨眉山等,吃吃鄉土菜,最好能多住幾天,多沾染一點山川仙靈之氣。

管平潮

●珍惜眼前人,與自己和解

●完成約稿,開東方仙俠傳奇新書

●做好浙江網絡作協工作

2020年是個很特殊的年份。因為疫情,看到了一些生離死別,我的心靈也受到了衝擊,有了新的感悟。

我曾經以為,有很多正碰到的人,正遇到的事,以後肯定還會有,還會有很多。因此我也沒那麼珍惜他們。但在2020年,我突然意識到,過往的很多人、很多事,今後很可能永遠都不會再有了。過去的,真的就過去了。領悟到這一點,我更想珍惜當下,更珍惜眼前人。我也變得沒那麼焦慮,變得跟自己和解,不再逼自己那麼狠了……

2021年,我計劃在上半年,“雄渾飽滿”地完結掉正在咪咕閲讀連載的長篇仙俠《劍俠最少年》;同時完成一本出版社約稿的25萬字仙俠傳奇。爭取在下半年,開啓一個自己構思已久、傳統文化色彩濃厚的東方仙俠傳奇——現在書名已經想好了,這個書名讓自己很興奮,創作動力十足!

當然,作為浙江省作協副主席、網絡作協副主席,我會為中國網絡文學事業的發展做出自己應有的貢獻。我真心希望,自己能在2021年裏,能做點許多年後回想起來,會感動到自己的事。我也希望,中國的網絡文學事業,在2021年裏,精品化創作成為潮流、主流,推出更多具備顯著傳播度、辨識度、美譽度的力作精品;同時我也期待,中國的網絡作家能用文質兼美的作品為時代鼓勁!

烽火戲諸侯

●網絡文學行業觀察

●收官《劍來》,潛心創作

去年是整個網絡文學行業極為特殊的一年。大量網文作品被影視遊戲改編和動漫化,多如雨後春筍,佔據了極大的市場份額和視野,甚至未來兩三年內,可能還會繼續保持上升態勢,但不容忽視的是,網文作者當下正在創作的作品版權,哪怕是那些頭部作品,市場價格反而都是在走下坡路,原因很簡單,一來市場資本和幾個大的平台方之前購買和囤積了大量網文IP,已經儲量飽和;再者市場和觀眾、讀者對網絡文學作品文本內容的質量要求越來越高。

這種現象對網文作者而言,既是風險,更是機遇,因為隨着市場和讀者審美的越來越成熟,就會倒逼網絡文學作品不斷經典化,最後真正比拼的是一個文學創作者的積澱和內功,誰更能耐得住寂寞,誰能拿得出更有分量、更紮實的作品,誰就能夠獲得口碑和市場的雙贏。

新的一年,我希望《劍來》這部已經寫了三年半的仙俠小説順利收官完本,並開始構思下一部作品的題材方向和世界觀——希望自己最好的作品永遠都是下一部。

2021年以及之後兩三年內,對於每個網文作者來説,都會是一個並不輕鬆的階段,但只要我們沉得下心,未來一定可期,我完全相信未來會出現幾部現象級作品,這樣的作品在訂閲成績、實體書銷售、影視遊戲、漫畫動畫、有聲書廣播劇等諸多環節,都可以有創新和收穫,而作為這類現象級作品創造者的網文作者,自然就有可能會是下一個金庸、托爾金。

月關:

●集中精力,迴歸寫作

●關注生活,陪伴家人

任何一個行業,在發展過程中都會遇到一些新的問題。網文的誕生和發展,伴隨着互聯網發展的日新月異,比如現在有許多年輕的朋友會關注短視頻宣發,肯定也是也有一些成效的。就我自己而言,我還是比較相信只要內容足夠好,現有的網絡渠道也是夠用的,可以避免把過多的注意力放在宣發,分散創作的精力。

2020年,我嘗試了編劇工作,新的一年決定把主要精力重新放到寫作本身。我相信,文字是某種根本性的東西,不會枯竭,經過挑戰、迴歸、沉澱,會走得更加健康和長遠。我自己也要回歸本心,認真專注於創作,把自己最擅長、也最喜歡的事情儘量做到最好。

生活方面,經過這次疫情,每一個人都更加重視健康。在新的一年,我也會把工作和生活安排得更加協調,鍛鍊身體、增強體質,拿出一定時間陪伴家人。

貓膩

●不再寫超長篇

●寫“有勁兒”的故事

●祝願作者朋友們注意身體,長久創作

去年八月份我寫完了《大道朝天》,也宣佈從此不再寫幾百萬字的超長篇,用與朋友們開玩笑説的話——那就是退休了。

明明是不久前發生的事情,卻差點忘了,就像去年這一年一樣,明明發生了很多事情,卻總是不容易記起來,可能是上半年疫情關在家裏,下半年享受退休生活,被動或主動地懶散了一年,腦子生鏽的緣故。新的一年爭取早些休息痛快,重新開始磨刀,磨得鋒利一些後開始寫些比較有勁兒的故事,當然那些故事的篇幅肯定會比以前短很多。

接着應該會在以前作品的影視改編這部分花比較多的精神,再就是想去更多的地方逛逛,看看風景。對網絡文學未來的發展,其實都半退休了,離一線不是很近,瞭解只會越來越少,祝一切都好吧,希望作者朋友們多注意身體,長久創作更快樂。

匪我思存

●做好總編劇工作,期待項目順利開機

●寫一部浪漫唯美的小説

今年的新計劃是想寫一部當代背景的小説,一段美好的愛情故事。當然前提是公司的幾個電視劇項目都順利開機。作為總編劇,其實到開機階段,創作就真正完成了,餘下都是導演和製作團隊的創作,所以2021年上半年可能都在忙劇本。

下半年進入拍攝階段後,我希望寫一部浪漫唯美的小説。我已經三年沒有寫小説了,心裏有無數的故事,有強烈的創作衝動。

意千重

●堅持健身,保持健康

●陪伴家人,建設好小家

●寫好作品,推動家鄉網絡作協成立

2020年實在太過魔幻,大家都過得挺不容易的,回過頭去看,這一年實在匆忙又漫長。2021年,雖有諸般不易,始終前有光明,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發展,國家社會向好向前離不開大家的共同努力,小小的我也準備了四個方面的計劃。

一、關於健康:堅持健身,保持健康,多看書多交朋友,樂觀積極,讓自己隨時充滿旺盛的精神力和戰鬥力。

二、關於家庭:儘量多抽時間陪伴小朋友一起成長;多和孩子爸聊天喝茶,共同面對生活中的變化,把小家建設好。

三、關於寫作:把才開的歡樂向新書《澹春山》寫好寫完,完成又一個不同風格的嘗試;把《國色芳華》的簡體再版稿、《畫春光》的簡體出版稿修改好,順利交付出版方。

四、關於網文事業:希望能夠儘自己的綿薄之力,推動雲南省網絡作家協會成立,發揮自己所長,為年輕作者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;堅守原創,提高創作質量,堅持寫好中國故事,展現時代風采,讓網絡文學繼續發展壯大。

天下歸元

●寫新書,嘗試新寫法

●期待網文開拓新天地

2020年用了一半時間完成了“天定系列”的最後一部,給自己跨越十年的系列文寫作,做了一個完美的收官。這十餘年寫作生涯非常充實。“四人系列”,總計千萬字,從2011年寫下第一個字開始,到2020年夏完成。

書中主人公和我自己,同樣度過了十年時光。從青年到中年,從承諾開始到完結收梢。寫的是故事,説的是堅持,做的是一直想做並從不曾放下的事。正如當初山河盛宴開文時説的那樣:像日光從東至西,虹霓於雨後連接天地,桃花落了荷花盛開,四季時光無聲遞嬗。一切都是循序而來的完美天時。

經過大半年的休整、充電、存稿,2021年計劃寫一本新書。依舊是古文,架空,從文風到寫法到人設,會有小小的顛覆,會在文中植入一些相對更深的理念碰撞。無關對錯,不談是非,人生總有更多的不得不為和不能不為,這是我想要表達的精髓。

在未來,想必寫書還是佔據人生主要部分吧。網文耕耘至今,我尚未乘風,做過大夢,夢中未收彩筆,尚留一懷寫意與豪闊,願繼續書這人世風流。

有人説現在的網文正在走下坡路,於各類新媒體的滾滾大潮中艱難生存,逐漸被侵佔着生存空間。而我希望網文從業者能因此產生更多的思考和自我提升。好故事自有其生命力和出路,更多的好故事會開拓出一片新天地。文學的開端不可追溯,而魅力源遠流長。

吉祥夜

●深入採訪,為新書積累素材

●不再熬夜,體驗生活

特殊的2020已經結束了,那些灑落在我們心裏的投影仍然尚有餘悸,新的一年,希望時間的車輪早日駛入正常的軌道,希望我們的生活早日恢復正常。

作為一個網絡作者,會繼續書寫時代的故事,用文字記錄大時代的變遷和輝煌,不負文藝工作者的使命。網絡文學走到今天,已不是當年蹣跚學步的拓荒時期,越來越多成熟的作者和作品不斷湧現,在此,祝願網絡文學越來越好,多出精品,多出經典,實現網絡文學經典化。

新作品仍然聚焦現實題材,因為去年疫情的緣故調研中斷,今年會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繼續調研,深入採訪,為新書積累素材,同時,也希望可以與好友一起完成之前定好卻不能實施的旅行計劃,體驗生活,討論創作。希望新的一年自己的生活更加規律,不熬夜,不拖稿,多健身,做只勤奮而健康的小蜜蜂。

琴律

●完稿長篇,再寫短篇

●開展專職“吃貨“計劃,見見同“宅“老友

2020年的記憶,是尖刀刻在腦海中的,再好的疤痕藥膏都塗抹不去。喜怒哀樂的故事層出不窮,的確提供了上好的故事腳本。悲壯、哀痛、温暖與熱血交織融匯,即便有諸多不願回憶的時刻,也在努力記錄着點滴温暖,身為被保護在羽翼之下的文字工作者,理應做點什麼。

好在疫情得到控制,網絡文學在經歷2020驚濤駭浪的波折後,也確定了未來的發展方向。2020年因為學習和會議,還是匆匆忙忙走了幾個城市,回到北京後,疫情有小區域的復發,為了不增添流動人口數量,取消了2021年初出行計劃,或許會初次體驗一個人在北京吃年夜餃子。

長篇小説《我做神醫那些年》會在2021完稿,除此之外,還想再寫一個短篇小説,正在構思中。倘若完稿時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作為專職“吃貨”很想去幾個城市吃一吃,比如武漢的三鮮豆皮、廣東叉燒、湖南的小炒肉、四川的串串、貴州的酸湯魚、新疆的烤包子……美食是重要的,見見各地與我同“宅”的老友也是重要的!

我們常説“以後”,現在覺得這個詞太遙遠,那就説到這裏,期望我能實現上述計劃,更望大家一切都好。

(京東集運 虞婧)